季季如风

最近有点沉迷于小太阳和啾那……。
周迦周/伯爵天草/拉二闪
啊他们都太好看了!!!
杂食fgo/足坛球队拟人

已经能遇见到自己疯狂补作业的两个星期:)

这两天(不想写作业)重新推了一遍魔糖大纲我可能已经超负荷运转了………。

还差点推飞了x

累gay 想睡觉 可过两天就考试了我作业还没怎么写

册怎么总感觉要出事:)

今天仍然没有想好换谁………………。
说实话我第五特异点还没肝过 不过要换小太阳和娜娜子的话应该是来得及的(爱的力量x

………有没有人来加好友(悄悄地
日服新开的号,安卓国服也不咋样x
我我我先挂着(。
以后说不定会写fate相关的文(tan90°

[魔糖]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2)

#鲁尼回归梗 有利糖
#私心拉郎红魔x太妃糖
#写的不妥之处求轻拍
#欢迎食用 占tag抱歉

这些天的海港城市一如往常的风平浪静。随着夜幕的降临,出海的船只逐渐靠近海岸,向等在岸边的熟人们说着今天一天的大丰收。

利物浦把车停进了俱乐部的停车场,给埃弗顿打了电话说他已经到停车场了,他工作结束之后就可以下来。其实平时两人生活上的交集并不太多,无非就是两个人轮流做饭洗碗,用餐时会聊上些不同的话题,偶尔还会因为意见不同而争辩两句。和一个人在一起生活过得舒适自在是埃弗顿对于一个人的最高评价,这时候他能放下所有的架子去和他相处。

而恰好利物浦就是这样一个人,虽然比他的哥哥要小很多,但球队的容貌是不会老的,当埃弗顿意识到自己不会再老去时,那个昔日在他注视下长大的小利物浦,如今也和他一样保持着青春的容颜,许多待人处事的方法上都日渐成熟,在英超这个前辈如云的地方站稳了脚跟。

见哥哥一时半会不出来,青年把车熄火,靠在停车场的墙上本想点根烟,却又忍住了。埃弗顿是一个典型的三好青年,不抽烟不喝酒不泡妹——哎,这要让我做到真是太难了,利物浦艰难地收起烟盒,把它丢进车里。虽说利物浦也不是有多大烟瘾的人,但一旦让他闲下来,他就忍不住想来上两根。

如果实在是无事可做的话,发发呆也好。反正离联赛开始还有好些时日,夏季引援计划也在预计的情况内进行着,一切都像往常一样有序地发生,餐厅预定的位置也已经让朋友帮忙留好了,还真是难得的让人心情舒畅啊。

利物浦惬意地打了个哈欠,对着从门口出来的黑影招了招手,要喊的字还没出口,那个高瘦的黑影就走进了停车场的光线下,利物浦这才注意到这个人要比埃弗顿高上一些,比划了一下——大概和自己差不多。他转眼看向那辆在他走的方向的红色跑车,心中有了了然。

什么嘛,以为哥哥在忙的是多大的事情,原来是在和男友卿卿我我重新培养感情啊。利物浦在心里撇撇嘴,总有种便宜了曼联的感觉,在暗处十分不爽地盯着他。

打算等埃弗顿下来的曼联侧身环视了一圈停车场,总觉得有什么人在监视着他。错觉吗——不,那边的墙上有一个暗影,应该有人站在后面。他往大楼的门口望了一眼,径直走了过去。

利物浦当然不是那种会甘愿被抓个现行的人,他主动从车后面往大楼门口走去,故意走出几步才假装看到朝这边过来西装革履的曼联。

“晚上好,曼联前辈。前辈怎么这么晚还在这里啊,今天不回曼市吗。”

我就知道!曼联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自从那件事情之后,利物浦明里还是一口一个前辈叫恭恭敬敬,暗里一直在各个方面怼着他不放——原来居然是个兄控吗。

“只是球员转会最后还有一点没有商谈好。本来可以早些完成的,碍于埃弗顿前段时间精神不佳,我也在忙别的工作,所以收尾工作拖到了现在才完成。”

“哼,那还真是辛苦埃弗顿前辈陪前辈到现在了。”

利物浦首先朝着刚下楼的哥哥挥了挥手,原本面对曼联的那副冷脸立刻喜笑颜开。

埃弗顿在看到两人之后不再前进,只是微皱眉头,开口道:“曼联先生,球员转会的事情已经完成,我们的业务往来也圆满结束,还不打算走吗。如果想在这里多做逗留倒也可以,那我和舍弟还先告辞了。”

夜色渲染下的灯光显得愈发清冷,马路上常有的鸣笛声也逐渐消失了。同样的场景,埃弗顿有着一段如今再也不想回忆起的时光。

——

那时还是初出茅庐的埃弗顿,每次的英超集会只是安安静静地坐着听。既没有发言权,反正投票权也没什么力度,不过是给大佬们的陪衬而已。
他喜欢给场下一起闲聊的朋友们带糖,每次都会给热刺和利物浦多带上一点,合着其他几个队也会分出一些来以打发作为背景板的无聊时光。
曼彻斯特联?埃弗顿转头望向那个眉清目秀的红衣少年。啊,他就是那个,被其他人称作浴血恶魔的少年。可他看起来,好像并没有他们说的那样吓人,他只是向我投来热切的目光,向我讨了颗糖来吃。
从那一刻的交集开始,曼联便再也没有消停过。
比赛时被热情的邀请到主场包厢,相约用餐,一起出游,埃弗顿几乎已经想不起来事情怎么会演变到恋人这一步。
他只记得一场友谊赛之后他和曼联被锁在了老特拉福德的客队球员更衣室里。
“跟我在一起,或者是和我一起在这里被锁一个星期。”
埃弗顿刚想拒绝并把他狠批一顿,却被这个红眸的恶魔突如其来的推搡抵在衣橱里动弹不得。“不要拒绝我。”他狠狠扣住佳人的下巴,强迫他看着自己——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并不温柔的吻。小恶魔的尖舌迅捷地从对方微张的口中钻入,近乎癫狂地扫荡着这令人着迷的甘甜,他不仅享受着对方因惊吓而急剧收缩的瞳孔,还有那不断试图做出反抗而发出的无力的呜咽声。那个吻直到双方都快要窒息才由埃弗顿勉强推开了他。他红眸里像是杀红了眼的布着血丝,尚未回过神来便一手扼住了对方纤细的脖颈,似是要置人于死地一般。

“Eve,这么久了,你知道吗,我想要你。”

——

埃弗顿和衬衫一样惨白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多余的表情,他根本不多看他的现任男友一眼,只是摆手示意利物浦他们该走了。

在赛场上他可是欧罗巴各路豪强都要礼让三分的人。以那绝不逊色于当年九二班的青训系统,能培养出的不会只有一个韦恩·鲁尼,他难道连这点都无法割舍么。

“你当真就这么在意这些东西吗?”

“是的,先生。”埃弗顿停住了脚步,握紧的双手有些颤抖,声音仍努力保持着平静,“我原本就是这种不堪入目的小人,先生要是受不了的话——”

“埃弗顿前辈……!”

“大可甩了我。”

曼联一时气极,竟一句话都不留便摔门开车走了。

利物浦只好拉着已经有些呆滞的埃弗顿上了车,自己发动车辆动身前往餐厅。夏夜的星空总是比往日更加明亮,利物浦把哥哥那一侧的窗户放下,好让风吹进车厢里。

“……哥,你还好吗?”

“如你所见,我很好。今晚的星空也非常动人。”

埃弗顿胸前的深蓝色领带随风飘扬,让人感受到那双暖风的手轻抚着他的蓬发和脸颊。

“可是哥……你流泪了。”

啊,真的——他摸着脸颊,从眼角溢出的泪水源源不断地顺着鼻骨两侧流下。

—tbc—

不行了,这完全在向烂大街的国产剧情一去不复返……我吃枣药丸(。

但我还是要解释一下关于这两个人的感情问题[不存在的
*其实是乱扯星座 不看也不要紧

你糖和魔哥同为摩羯座,你糖不善于表达自己想要的东西和自己的意见,被表白会由于理性意识的干扰下直接拒绝(比如他会觉得这样优秀的人我虽然很有好感但配不上啊或者是这样和他在一起不会有未来啊之类的),又是内向型不肯表达的——所以会一下被魔哥这样热情洋溢的人所打动 对直截了当的追求和对于欲望的直白表达感到艳羡 类似于我也能这样就好了(反正没人听你xjb扯也可以

而你魔哥心里有个冲动的小红魔x因此会有一些和摩羯座出入的地方 所以会显得热情似火干劲十足 又是优秀的球队 觉得太妃糖跟自己同龄有认同感 温和文雅 能力上佳 静态美

但最开始先动心的还是你糖吧 虽然之前曼联对两个人关系有暗示过很多回 但你糖始终还是在一个踟蹰的阶段 那就是真的在思考能不能以后有未来了啊!!而曼联这人心比天高 抱着我是最强的我要成为世界第一在活着 也没有太多心思去反思自己在情感上的真正感觉 觉得很喜欢就追(以前追妹子有情伤想证明自己也有可能) 把上进放在第一位 他感觉到的痛比较轻也是因为他强势 他有赛场的成功来让他忘记这些东西

啊……我究竟在xjb写什么东西(葛优瘫

不想给魔哥一个花花公子的设定但是可能情感上有点粗线条吧(喂喂这一般不是白羊该有的设定吗

构思后面的时候写了一个文章私设,也算把一些原因交代一下……………。
其他人物的出现不会改变大的走向所以没有写人物个性,打了星座的原因是我想写写看能不能把星座性格加进去,摩羯x摩羯,双子x处女这种蜜汁搭配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想出来的(。

[魔糖]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1)

#鲁尼转会梗 有利糖
#私心拉郎红魔x太妃糖
#写的不妥之处求轻拍
#欢迎食用 占tag抱歉





他们注定了在彼此漫长的生命中不会仅仅作为一位不留下任何痕迹的匆匆过客。红与蓝,曼彻斯特与利物浦,以及绝非巧合的同年同月同日生。

古迪逊公园球场的草皮从第一次被他踏足时便已经预见了那样一位少年天才的诞生——韦恩·鲁尼,只要人们一提及他,便会不由自主地把他和伴随他一球成名于世界上的红魔曼联联系在一起。

所有人只记得那个红衣的少年在老特拉福德追梦的迅捷身影和精彩绝伦的倒钩破门,而早已经忘却了这个苟延残喘于英国港口的老牌球队——即便他的名号不如比他晚十四年的利物浦响亮,但从来没有人能够否认他的存在。

当埃弗顿再次看到那个曾经的少年身着蓝衣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就好像一个出走后的孩子回到了久违的家,他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紧紧抱住了他的少年。

是啊,是啊。这是众人皆知的事实。他明明可以有更好的选择——薪水更高的中国,又或是大洋彼岸的美利坚。

那一位远远站在球员通道内的人稍稍松了松领口,颇有些感叹地摇了摇头——因为韦恩·鲁尼的转会,他差些就要遗憾终生了。

毫无疑问的,埃弗顿和他的弟弟利物浦在性格上有着些无法被忽略的共同点,同样的,每个城市的球队都会被打上属于他们独特的烙印。

倔强,那是一种利物浦人深入骨髓的不服输,他们能够凌驾于自由无垠的汹涌波涛之上,从来还没有谁能够让他们俯首称臣。这是利记双子的标志,利物浦在赛场上用不完的拼劲让英超其他豪强无法招架,埃弗顿稳坐在谈判桌前冷静的头脑和适时胁迫性的沉默使得所有的豪门金主为从古迪逊公园挖走一位优秀球星而头疼不已。

而每个从曼彻斯特走出来的人,因为他们具备了过于常人的追求卓越的能力,所以他们从来不会停下前进的脚步,他们需要做的只是不断的战胜对方或是被对方战胜,不仅是球场上的胜负,酒量,游戏对战,甚至是走过不同城市的数量……这些全都是他们竞争的对象。

即使是聪慧如红魔曼联,也跳不出如此怪圈,最后大抵还逃不过来自太妃糖沉默的煎熬——更何况他在一开始便已经沉沦于那双眸中深不见底的海蓝。

甚至,这是一种最开始连他自己都无法察觉也由不得任何人控制的可怕情感。那样一个安静而缺少满堂荣誉的人,为何会有那样令人神魂颠倒的能力呢。

韦恩·鲁尼是爵爷志在必得的一笔转会交易。

一边是成功之路的重要拼图,一边是新晋恋人的当家新星。向来聪明伶俐的红色小恶魔终于没了主意,他的人生第一次感到如此烦恼,陷入了久久的沉思,一夜一夜地无法安睡。

最后,专属于摩羯座的理性情绪战胜了感性,从来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阻挡他成为欧洲乃至整个世界的王者。在他追求功名和镁光灯聚焦的路上,无论是葬送了谁,他都不会再多去关注甚至一眼——因为那些人,只会是与他擦肩而过不值得多提的无名小卒。

这一次,埃弗顿终于在他的谈判桌上败下阵来。

“谁先动了心,谁就输了。”

倔强的太妃糖最终还是同意了这笔转会,在离俱乐部不远的球员宿舍顶楼吹了一夜冷风。当利物浦在楼顶找到他的时候,埃弗顿已经有些昏沉,靠在已经被阳光晒热的栏杆上睡着了。

当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刺眼的红色让他微张的双眼充盈着些许泪水,重新闭上眼时,泪顺着眼角流进耳廓。

“对不起啊哥,这是我的房间。我本来想这样能方便照顾你,没想到………”他没有再说下去,只是沉默了一会儿,见哥哥仍紧闭着双眼,他重新开口,声音有些沙哑,像是经过了极大的心理斗争,“哥,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吧。”

红色的房间里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利物浦忍不住站起来想要逃离这样无尽的煎熬。

“好。”

埃弗顿挣扎着支起身,苍白脸颊上的表情仍有些让人担心的僵硬。但仅仅是这一个字,已经让利物浦有些激动了。同城死敌啊,这可是。即使私下关系很不错,但是顾及到球迷和俱乐部的形象,从来没有球队这么做过。更何况,隔壁城的曼联那小子最近对他的哥哥穷追不舍,还真让他给追到了手,这时搬过来,那小子怕会要到这里来闹个翻天覆地吧。

可他这么问了,他这么答了。也许这不过就是两句话的事情而已。利物浦去整理了一间屋子,又打电话麻烦哥哥公寓的房东把哥哥房间的钥匙给他叫去的工作人员,把东西统统收拾好之后带过来。

等他从门口把工作人员递过来的行李箱接进屋之后,埃弗顿已经起身坐在客厅里喝茶了。他身上的白衬衫仍留着之前蹭上的锈斑,是右袖上留下的长长的深黄色线条。

“哥,东西帮你拿过来了。”少年特地换去了红衣,身着一件藏青色的常服走了过来,“房东那里也打过招呼了。”

埃弗顿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对他表示了感谢,随后便拉着行李箱走进了他的房间。

入夜后,利物浦躺在尚有余温的床上侧脸望着天空中零零落落的星子,回想着这几天的不可思议——他跟着埃弗顿的老队长一起四处寻找,从咖啡馆到酒吧,从训练基地到球场医疗室,他们就差在全城发通告动员民众了。而今天一整天,他的哥哥除了那一个“好”字,其他的时间他一直在沉默——像是在和什么在做无声的抗争。

—tbc—

我又不知道我在写啥了x

qwq

跟你说了多少遍我不是非洲人(2)

最近一直都没出啥sr更没有ssr了,来自非洲人的悲伤,泪流成河(。
有没有朋友让点欧气给我蹭的啊qwq

—以下正文—

(5)

自从神乐有了小pi松ka丸qiu之后她就再也不跟着晴明画符了,美其名曰给博雅哥哥和晴明创造空间,让他们少去喝酒。

(草爸爸:难道不是酒后更容易交♂流感情吗??)

晴明万般解释,也挽回不了神乐已决的心意,倒是博雅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没事啊,那我和你一起好了,反正早上我也挺空的。”

晴明像是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博雅高高兴兴地从神乐的屋子里掳走了。

神乐也不多去管那两人,只任着小松丸在她屋里闹腾。(白藏主:神乐大人你不爱我了吗)

(6)

阎魔可以说是整个庭院最郁闷的ssr了。

因为晴明大人从来没有抽出过那位sr——判官,甚至连书翁都已经在结界里呆了有些时日了,却迟迟等不来他。

又不是ssr,有那么难抽吗??

“阎魔大人,你这就不明白晴明大人了,”鬼使黑提着黑镰哼哼唧唧地走进来,“晴明大人现在正忙着给红叶升五星呢,是不知道谁说把红叶养好了就能把那位鬼王引来,然后又能招来那位实力输出玩球童子。”

鬼使白跟在后面走了进来,忍不住用旗敲了敲鬼使黑的脑子:“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总是惹阎魔大人生气。”

阎魔摆摆手,沉闷的声音无不透露着些许:“他真的烦的时候我会沉默他的。”

包包们满屋子蹦蹦跳跳的,无忧无虑的样子让盘发的女子颇为烦恼,葱指一点间通通消失。

“真想让判官快点来到我们庭院啊。”

鬼使白望天.jpg

(7)

庭院的树下传来阵阵琴声。

“会一门乐器真好啊,”樱花妖坐在不远处的一颗桃花树上,晃悠地揪着花瓣。

桃花妖跟着晴明大人出去打八岐大蛇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当樱花妖再次往下望去时,琴声已经停了,随之而来的是映入眼帘的火红和两位式神之间的对话。

“啊,原来是红叶。”

跟鬼女红叶一起被晴明大人唤去打结界已经很多次了,一回生二回熟,一来一去便有了些交情。

“闻音便知是琴师在此,琴师今日倒是得空出来练琴?”
红叶一路飘洒着红枫叶走了过来,头上的发饰衬得一袭红衣的她愈发动人。

“小生一个人在屋里待久了,不过出来稍作歇息,红叶这是在等晴明大人回来吗?”

妖琴师掸去了琴上的树叶,看不出脸上的表情。

“妾身新练了一支舞,想跳给晴明大人看,便在此等候,琴师想先一睹为快吗。”

“不必不必,既然是候着晴明大人,那小生不便多打扰,先回去了。”妖琴师抱着琴作揖,转身便离开了。

“小生不能成为别人的影子啊。”

—tbc—
欢脱搞事向好像有点跑偏x

各位看官使用愉快x
有啥建议尽管提啊我一定改(??)

沉迷小太阳(。
真好看啊………………

#另外这是齐迦的意思吗??x

跟你说了多少遍我不是非洲人(1)


好久好久没有写文了qwq各种找不到写文的感觉,先歪歪一下我院子里的小可爱们(非洲产物

其实我有两个体验服和一个b站两心无间的号,由于没有肝力实在是个辣fei鸡zhou阴阳师(。
三个号加起来,就三个ssr。大概混在一起写吧,我也不大记得我哪个号有啥了xx

初涉阴阳师,写写自己院儿里的崽们开♂心一下
自娱自乐,求轻拍啊qwq另外可能占tag抱歉

cp向并不明显,其实是欢乐搞事向xx

——以下正文——

(1)

“灯姐灯姐,你的故事汇开完了没有啊,晴明先生等着带你去打鬼王呢。”

童男扑棱着翅膀落在白狼放在一旁的弓上,焦急地催促着全庭院腿最长的青行灯姐姐。

(阎魔:你再说一遍我不打死你)

“连个妖刀姬都没有还想叫得动我。”

身边的青蝶逐渐形成了灯柄的样子,她提起灯,轻松地揉了揉脖颈。

“算了,看他非成那样,就可怜可怜他一回,我们走吧。”


晴明暴风哭泣.jpg

(2)

这是有符的一天,风和日丽。

晴明和神乐坐在屋内刚画好的召唤阵前,而等在外面的式神早都炸开锅了。

萤草照例整理了一大张式神们的愿望清单,据说是一种玄学——把它和蓝符放在一起召唤,很大概率会召唤出名单上的式神。

扯什么呢,不存在的。

“别挡路啊,我要告诉给晴明大人送东西。”

好不容易拨开人群后,可怜的草爸爸只看见一排四个灯笼火亮瞎全场,吐着火舌晃荡着身子从屋里走了出来,还有一只不知所措的提灯小僧。

哎,作为庭院里元老级的式神,早就习惯了。

萤草看着被烧焦了一半的名单不由得叹了口气。

还劳烦晴明大人明天再玄学吧。


(3)

又是画符召唤的一天,阳光明媚。

萤草在确认了名单之后再次匆匆走向晴明召唤式神的屋子。

“晴明大人,晴明大人。晴明大人在吗?”

“他和博雅喝酒去了,今天召唤就我一个人。”

清脆的声音从屋里传来,是神乐大人。萤草这才推开门走进去,空空的屋里除了神乐只有白藏主和几张符纸。

“神乐大人,我陪你吧。”

萤草放下名单,抱着金色枫叶站在一旁,“有要帮忙的唤我就好。”

神乐点点头,拿起名单看了看——

妖刀姬 大天狗 辉夜姬

“拿走吧,我不用这个。”

神乐觉着有些好笑,明知道晴明抽出院里这几个ssr已经很不容易了,竟然还不放过他。

“萤草,帮我写一张小松丸。”

“是!!”

神乐接过符纸和写有小松丸三个字的白纸,把白纸放在召唤阵的正中央。

“急急如律令——”

红色的光芒亮了又暗,等到萤草缓过神来的时候抬头一看。

兔丸??我的天该不会是我写错字了吧!!应该没有吧!!

来自草爸爸的惊慌失措。

(4)

“萤草,再帮我写一张小松丸。”

虽然神乐帮晴明抽到最新式神兔丸的事情已经传开了,但鉴于只是一个r,并没有引起多大轰动。

最开心的当属山兔了,想到兔丸身上还有许多许多胡萝卜可以吃山兔简直想换一个坐骑了——哼哼,还不是都怪晴明不给我打秘闻皮肤。

“急急如律令——”

鲤鱼精。以后庭院的湖里估计会更热闹。

“再写一张。”

神乐皱了皱眉头,一副抽不到小松丸不罢休的样子。

“急急如律令——”

草爸爸抱着叶子紧张地盯着召唤阵中间的光。

毕竟如果符纸少太多的话,晴明大人回来的时候会很崩溃的。

一个大得可以当被褥的尾巴先露了出来,随后这只小松鼠很快就抱着松果跳着坐上自己的尾巴。

“哇!!”神乐一下子把小松丸抱在怀里,“真的好可爱啊………”

萤草小心翼翼地把屋里的符纸和名单都收拾好放在角落的桌几上,把最后一张白纸快速塞进了自己口袋里。


上面的三个字不是小松丸,而是——皮卡丘。

果然和兔丸先生在旁边聊天,根本都没有注意自己写了什么,越写越离谱啊。


—tbc—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写了什么xx

最后一个脑洞来自于我朋友语音抽卡模仿皮卡丘的声音
结果引来了小松丸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