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季如风

*沉迷soma/egu
*杂食fgo/idolish7/月pro/足坛球队拟人
fgo-伯爵啾那小太阳 i7-TRIGGER 月pro-SolidS
你横保级队求轻虐 墙头太妃糖

跟你说了多少遍我不是非洲人(1)


好久好久没有写文了qwq各种找不到写文的感觉,先歪歪一下我院子里的小可爱们(非洲产物

其实我有两个体验服和一个b站两心无间的号,由于没有肝力实在是个辣fei鸡zhou阴阳师(。
三个号加起来,就三个ssr。大概混在一起写吧,我也不大记得我哪个号有啥了xx

初涉阴阳师,写写自己院儿里的崽们开♂心一下
自娱自乐,求轻拍啊qwq另外可能占tag抱歉

cp向并不明显,其实是欢乐搞事向xx

——以下正文——

(1)

“灯姐灯姐,你的故事汇开完了没有啊,晴明先生等着带你去打鬼王呢。”

童男扑棱着翅膀落在白狼放在一旁的弓上,焦急地催促着全庭院腿最长的青行灯姐姐。

(阎魔:你再说一遍我不打死你)

“连个妖刀姬都没有还想叫得动我。”

身边的青蝶逐渐形成了灯柄的样子,她提起灯,轻松地揉了揉脖颈。

“算了,看他非成那样,就可怜可怜他一回,我们走吧。”


晴明暴风哭泣.jpg

(2)

这是有符的一天,风和日丽。

晴明和神乐坐在屋内刚画好的召唤阵前,而等在外面的式神早都炸开锅了。

萤草照例整理了一大张式神们的愿望清单,据说是一种玄学——把它和蓝符放在一起召唤,很大概率会召唤出名单上的式神。

扯什么呢,不存在的。

“别挡路啊,我要告诉给晴明大人送东西。”

好不容易拨开人群后,可怜的草爸爸只看见一排四个灯笼火亮瞎全场,吐着火舌晃荡着身子从屋里走了出来,还有一只不知所措的提灯小僧。

哎,作为庭院里元老级的式神,早就习惯了。

萤草看着被烧焦了一半的名单不由得叹了口气。

还劳烦晴明大人明天再玄学吧。


(3)

又是画符召唤的一天,阳光明媚。

萤草在确认了名单之后再次匆匆走向晴明召唤式神的屋子。

“晴明大人,晴明大人。晴明大人在吗?”

“他和博雅喝酒去了,今天召唤就我一个人。”

清脆的声音从屋里传来,是神乐大人。萤草这才推开门走进去,空空的屋里除了神乐只有白藏主和几张符纸。

“神乐大人,我陪你吧。”

萤草放下名单,抱着金色枫叶站在一旁,“有要帮忙的唤我就好。”

神乐点点头,拿起名单看了看——

妖刀姬 大天狗 辉夜姬

“拿走吧,我不用这个。”

神乐觉着有些好笑,明知道晴明抽出院里这几个ssr已经很不容易了,竟然还不放过他。

“萤草,帮我写一张小松丸。”

“是!!”

神乐接过符纸和写有小松丸三个字的白纸,把白纸放在召唤阵的正中央。

“急急如律令——”

红色的光芒亮了又暗,等到萤草缓过神来的时候抬头一看。

兔丸??我的天该不会是我写错字了吧!!应该没有吧!!

来自草爸爸的惊慌失措。

(4)

“萤草,再帮我写一张小松丸。”

虽然神乐帮晴明抽到最新式神兔丸的事情已经传开了,但鉴于只是一个r,并没有引起多大轰动。

最开心的当属山兔了,想到兔丸身上还有许多许多胡萝卜可以吃山兔简直想换一个坐骑了——哼哼,还不是都怪晴明不给我打秘闻皮肤。

“急急如律令——”

鲤鱼精。以后庭院的湖里估计会更热闹。

“再写一张。”

神乐皱了皱眉头,一副抽不到小松丸不罢休的样子。

“急急如律令——”

草爸爸抱着叶子紧张地盯着召唤阵中间的光。

毕竟如果符纸少太多的话,晴明大人回来的时候会很崩溃的。

一个大得可以当被褥的尾巴先露了出来,随后这只小松鼠很快就抱着松果跳着坐上自己的尾巴。

“哇!!”神乐一下子把小松丸抱在怀里,“真的好可爱啊………”

萤草小心翼翼地把屋里的符纸和名单都收拾好放在角落的桌几上,把最后一张白纸快速塞进了自己口袋里。


上面的三个字不是小松丸,而是——皮卡丘。

果然和兔丸先生在旁边聊天,根本都没有注意自己写了什么,越写越离谱啊。


—tbc—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写了什么xx

最后一个脑洞来自于我朋友语音抽卡模仿皮卡丘的声音
结果引来了小松丸xx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