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季如风

*沉迷soma/egu
*杂食fgo/idolish7/月pro/足坛球队拟人
fgo-伯爵啾那小太阳 i7-TRIGGER 月pro-SolidS
你横保级队求轻虐 墙头太妃糖

跟你说了多少遍我不是非洲人(2)

最近一直都没出啥sr更没有ssr了,来自非洲人的悲伤,泪流成河(。
有没有朋友让点欧气给我蹭的啊qwq

—以下正文—

(5)

自从神乐有了小pi松ka丸qiu之后她就再也不跟着晴明画符了,美其名曰给博雅哥哥和晴明创造空间,让他们少去喝酒。

(草爸爸:难道不是酒后更容易交♂流感情吗??)

晴明万般解释,也挽回不了神乐已决的心意,倒是博雅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没事啊,那我和你一起好了,反正早上我也挺空的。”

晴明像是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博雅高高兴兴地从神乐的屋子里掳走了。

神乐也不多去管那两人,只任着小松丸在她屋里闹腾。(白藏主:神乐大人你不爱我了吗)

(6)

阎魔可以说是整个庭院最郁闷的ssr了。

因为晴明大人从来没有抽出过那位sr——判官,甚至连书翁都已经在结界里呆了有些时日了,却迟迟等不来他。

又不是ssr,有那么难抽吗??

“阎魔大人,你这就不明白晴明大人了,”鬼使黑提着黑镰哼哼唧唧地走进来,“晴明大人现在正忙着给红叶升五星呢,是不知道谁说把红叶养好了就能把那位鬼王引来,然后又能招来那位实力输出玩球童子。”

鬼使白跟在后面走了进来,忍不住用旗敲了敲鬼使黑的脑子:“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总是惹阎魔大人生气。”

阎魔摆摆手,沉闷的声音无不透露着些许:“他真的烦的时候我会沉默他的。”

包包们满屋子蹦蹦跳跳的,无忧无虑的样子让盘发的女子颇为烦恼,葱指一点间通通消失。

“真想让判官快点来到我们庭院啊。”

鬼使白望天.jpg

(7)

庭院的树下传来阵阵琴声。

“会一门乐器真好啊,”樱花妖坐在不远处的一颗桃花树上,晃悠地揪着花瓣。

桃花妖跟着晴明大人出去打八岐大蛇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当樱花妖再次往下望去时,琴声已经停了,随之而来的是映入眼帘的火红和两位式神之间的对话。

“啊,原来是红叶。”

跟鬼女红叶一起被晴明大人唤去打结界已经很多次了,一回生二回熟,一来一去便有了些交情。

“闻音便知是琴师在此,琴师今日倒是得空出来练琴?”
红叶一路飘洒着红枫叶走了过来,头上的发饰衬得一袭红衣的她愈发动人。

“小生一个人在屋里待久了,不过出来稍作歇息,红叶这是在等晴明大人回来吗?”

妖琴师掸去了琴上的树叶,看不出脸上的表情。

“妾身新练了一支舞,想跳给晴明大人看,便在此等候,琴师想先一睹为快吗。”

“不必不必,既然是候着晴明大人,那小生不便多打扰,先回去了。”妖琴师抱着琴作揖,转身便离开了。

“小生不能成为别人的影子啊。”

—tbc—
欢脱搞事向好像有点跑偏x

各位看官使用愉快x
有啥建议尽管提啊我一定改(??)

评论(7)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