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季如风

*沉迷soma/egu
*杂食fgo/idolish7/月pro/足坛球队拟人
fgo-伯爵啾那小太阳 i7-TRIGGER 月pro-SolidS
你横保级队求轻虐 墙头太妃糖

[魔糖]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1)

#鲁尼转会梗 有利糖
#私心拉郎红魔x太妃糖
#写的不妥之处求轻拍
#欢迎食用 占tag抱歉





他们注定了在彼此漫长的生命中不会仅仅作为一位不留下任何痕迹的匆匆过客。红与蓝,曼彻斯特与利物浦,以及绝非巧合的同年同月同日生。

古迪逊公园球场的草皮从第一次被他踏足时便已经预见了那样一位少年天才的诞生——韦恩·鲁尼,只要人们一提及他,便会不由自主地把他和伴随他一球成名于世界上的红魔曼联联系在一起。

所有人只记得那个红衣的少年在老特拉福德追梦的迅捷身影和精彩绝伦的倒钩破门,而早已经忘却了这个苟延残喘于英国港口的老牌球队——即便他的名号不如比他晚十四年的利物浦响亮,但从来没有人能够否认他的存在。

当埃弗顿再次看到那个曾经的少年身着蓝衣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就好像一个出走后的孩子回到了久违的家,他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紧紧抱住了他的少年。

是啊,是啊。这是众人皆知的事实。他明明可以有更好的选择——薪水更高的中国,又或是大洋彼岸的美利坚。

那一位远远站在球员通道内的人稍稍松了松领口,颇有些感叹地摇了摇头——因为韦恩·鲁尼的转会,他差些就要遗憾终生了。

毫无疑问的,埃弗顿和他的弟弟利物浦在性格上有着些无法被忽略的共同点,同样的,每个城市的球队都会被打上属于他们独特的烙印。

倔强,那是一种利物浦人深入骨髓的不服输,他们能够凌驾于自由无垠的汹涌波涛之上,从来还没有谁能够让他们俯首称臣。这是利记双子的标志,利物浦在赛场上用不完的拼劲让英超其他豪强无法招架,埃弗顿稳坐在谈判桌前冷静的头脑和适时胁迫性的沉默使得所有的豪门金主为从古迪逊公园挖走一位优秀球星而头疼不已。

而每个从曼彻斯特走出来的人,因为他们具备了过于常人的追求卓越的能力,所以他们从来不会停下前进的脚步,他们需要做的只是不断的战胜对方或是被对方战胜,不仅是球场上的胜负,酒量,游戏对战,甚至是走过不同城市的数量……这些全都是他们竞争的对象。

即使是聪慧如红魔曼联,也跳不出如此怪圈,最后大抵还逃不过来自太妃糖沉默的煎熬——更何况他在一开始便已经沉沦于那双眸中深不见底的海蓝。

甚至,这是一种最开始连他自己都无法察觉也由不得任何人控制的可怕情感。那样一个安静而缺少满堂荣誉的人,为何会有那样令人神魂颠倒的能力呢。

韦恩·鲁尼是爵爷志在必得的一笔转会交易。

一边是成功之路的重要拼图,一边是新晋恋人的当家新星。向来聪明伶俐的红色小恶魔终于没了主意,他的人生第一次感到如此烦恼,陷入了久久的沉思,一夜一夜地无法安睡。

最后,专属于摩羯座的理性情绪战胜了感性,从来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阻挡他成为欧洲乃至整个世界的王者。在他追求功名和镁光灯聚焦的路上,无论是葬送了谁,他都不会再多去关注甚至一眼——因为那些人,只会是与他擦肩而过不值得多提的无名小卒。

这一次,埃弗顿终于在他的谈判桌上败下阵来。

“谁先动了心,谁就输了。”

倔强的太妃糖最终还是同意了这笔转会,在离俱乐部不远的球员宿舍顶楼吹了一夜冷风。当利物浦在楼顶找到他的时候,埃弗顿已经有些昏沉,靠在已经被阳光晒热的栏杆上睡着了。

当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刺眼的红色让他微张的双眼充盈着些许泪水,重新闭上眼时,泪顺着眼角流进耳廓。

“对不起啊哥,这是我的房间。我本来想这样能方便照顾你,没想到………”他没有再说下去,只是沉默了一会儿,见哥哥仍紧闭着双眼,他重新开口,声音有些沙哑,像是经过了极大的心理斗争,“哥,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吧。”

红色的房间里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利物浦忍不住站起来想要逃离这样无尽的煎熬。

“好。”

埃弗顿挣扎着支起身,苍白脸颊上的表情仍有些让人担心的僵硬。但仅仅是这一个字,已经让利物浦有些激动了。同城死敌啊,这可是。即使私下关系很不错,但是顾及到球迷和俱乐部的形象,从来没有球队这么做过。更何况,隔壁城的曼联那小子最近对他的哥哥穷追不舍,还真让他给追到了手,这时搬过来,那小子怕会要到这里来闹个翻天覆地吧。

可他这么问了,他这么答了。也许这不过就是两句话的事情而已。利物浦去整理了一间屋子,又打电话麻烦哥哥公寓的房东把哥哥房间的钥匙给他叫去的工作人员,把东西统统收拾好之后带过来。

等他从门口把工作人员递过来的行李箱接进屋之后,埃弗顿已经起身坐在客厅里喝茶了。他身上的白衬衫仍留着之前蹭上的锈斑,是右袖上留下的长长的深黄色线条。

“哥,东西帮你拿过来了。”少年特地换去了红衣,身着一件藏青色的常服走了过来,“房东那里也打过招呼了。”

埃弗顿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对他表示了感谢,随后便拉着行李箱走进了他的房间。

入夜后,利物浦躺在尚有余温的床上侧脸望着天空中零零落落的星子,回想着这几天的不可思议——他跟着埃弗顿的老队长一起四处寻找,从咖啡馆到酒吧,从训练基地到球场医疗室,他们就差在全城发通告动员民众了。而今天一整天,他的哥哥除了那一个“好”字,其他的时间他一直在沉默——像是在和什么在做无声的抗争。

—tbc—

我又不知道我在写啥了x

qwq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