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季如风

*沉迷soma和氪长
*杂食fgo/idolish7/足坛球队拟人
伯爵啾那小太阳
t3全员 九条小天使saiko[吃89 新章看得想打人
你横保级队就轻虐/墙头太妃糖

[魔糖]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2)

#鲁尼回归梗 有利糖
#私心拉郎红魔x太妃糖
#写的不妥之处求轻拍
#欢迎食用 占tag抱歉

这些天的海港城市一如往常的风平浪静。随着夜幕的降临,出海的船只逐渐靠近海岸,向等在岸边的熟人们说着今天一天的大丰收。

利物浦把车停进了俱乐部的停车场,给埃弗顿打了电话说他已经到停车场了,他工作结束之后就可以下来。其实平时两人生活上的交集并不太多,无非就是两个人轮流做饭洗碗,用餐时会聊上些不同的话题,偶尔还会因为意见不同而争辩两句。和一个人在一起生活过得舒适自在是埃弗顿对于一个人的最高评价,这时候他能放下所有的架子去和他相处。

而恰好利物浦就是这样一个人,虽然比他的哥哥要小很多,但球队的容貌是不会老的,当埃弗顿意识到自己不会再老去时,那个昔日在他注视下长大的小利物浦,如今也和他一样保持着青春的容颜,许多待人处事的方法上都日渐成熟,在英超这个前辈如云的地方站稳了脚跟。

见哥哥一时半会不出来,青年把车熄火,靠在停车场的墙上本想点根烟,却又忍住了。埃弗顿是一个典型的三好青年,不抽烟不喝酒不泡妹——哎,这要让我做到真是太难了,利物浦艰难地收起烟盒,把它丢进车里。虽说利物浦也不是有多大烟瘾的人,但一旦让他闲下来,他就忍不住想来上两根。

如果实在是无事可做的话,发发呆也好。反正离联赛开始还有好些时日,夏季引援计划也在预计的情况内进行着,一切都像往常一样有序地发生,餐厅预定的位置也已经让朋友帮忙留好了,还真是难得的让人心情舒畅啊。

利物浦惬意地打了个哈欠,对着从门口出来的黑影招了招手,要喊的字还没出口,那个高瘦的黑影就走进了停车场的光线下,利物浦这才注意到这个人要比埃弗顿高上一些,比划了一下——大概和自己差不多。他转眼看向那辆在他走的方向的红色跑车,心中有了了然。

什么嘛,以为哥哥在忙的是多大的事情,原来是在和男友卿卿我我重新培养感情啊。利物浦在心里撇撇嘴,总有种便宜了曼联的感觉,在暗处十分不爽地盯着他。

打算等埃弗顿下来的曼联侧身环视了一圈停车场,总觉得有什么人在监视着他。错觉吗——不,那边的墙上有一个暗影,应该有人站在后面。他往大楼的门口望了一眼,径直走了过去。

利物浦当然不是那种会甘愿被抓个现行的人,他主动从车后面往大楼门口走去,故意走出几步才假装看到朝这边过来西装革履的曼联。

“晚上好,曼联前辈。前辈怎么这么晚还在这里啊,今天不回曼市吗。”

我就知道!曼联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自从那件事情之后,利物浦明里还是一口一个前辈叫恭恭敬敬,暗里一直在各个方面怼着他不放——原来居然是个兄控吗。

“只是球员转会最后还有一点没有商谈好。本来可以早些完成的,碍于埃弗顿前段时间精神不佳,我也在忙别的工作,所以收尾工作拖到了现在才完成。”

“哼,那还真是辛苦埃弗顿前辈陪前辈到现在了。”

利物浦首先朝着刚下楼的哥哥挥了挥手,原本面对曼联的那副冷脸立刻喜笑颜开。

埃弗顿在看到两人之后不再前进,只是微皱眉头,开口道:“曼联先生,球员转会的事情已经完成,我们的业务往来也圆满结束,还不打算走吗。如果想在这里多做逗留倒也可以,那我和舍弟还先告辞了。”

夜色渲染下的灯光显得愈发清冷,马路上常有的鸣笛声也逐渐消失了。同样的场景,埃弗顿有着一段如今再也不想回忆起的时光。

——

那时还是初出茅庐的埃弗顿,每次的英超集会只是安安静静地坐着听。既没有发言权,反正投票权也没什么力度,不过是给大佬们的陪衬而已。
他喜欢给场下一起闲聊的朋友们带糖,每次都会给热刺和利物浦多带上一点,合着其他几个队也会分出一些来以打发作为背景板的无聊时光。
曼彻斯特联?埃弗顿转头望向那个眉清目秀的红衣少年。啊,他就是那个,被其他人称作浴血恶魔的少年。可他看起来,好像并没有他们说的那样吓人,他只是向我投来热切的目光,向我讨了颗糖来吃。
从那一刻的交集开始,曼联便再也没有消停过。
比赛时被热情的邀请到主场包厢,相约用餐,一起出游,埃弗顿几乎已经想不起来事情怎么会演变到恋人这一步。
他只记得一场友谊赛之后他和曼联被锁在了老特拉福德的客队球员更衣室里。
“跟我在一起,或者是和我一起在这里被锁一个星期。”
埃弗顿刚想拒绝并把他狠批一顿,却被这个红眸的恶魔突如其来的推搡抵在衣橱里动弹不得。“不要拒绝我。”他狠狠扣住佳人的下巴,强迫他看着自己——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并不温柔的吻。小恶魔的尖舌迅捷地从对方微张的口中钻入,近乎癫狂地扫荡着这令人着迷的甘甜,他不仅享受着对方因惊吓而急剧收缩的瞳孔,还有那不断试图做出反抗而发出的无力的呜咽声。那个吻直到双方都快要窒息才由埃弗顿勉强推开了他。他红眸里像是杀红了眼的布着血丝,尚未回过神来便一手扼住了对方纤细的脖颈,似是要置人于死地一般。

“Eve,这么久了,你知道吗,我想要你。”

——

埃弗顿和衬衫一样惨白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多余的表情,他根本不多看他的现任男友一眼,只是摆手示意利物浦他们该走了。

在赛场上他可是欧罗巴各路豪强都要礼让三分的人。以那绝不逊色于当年九二班的青训系统,能培养出的不会只有一个韦恩·鲁尼,他难道连这点都无法割舍么。

“你当真就这么在意这些东西吗?”

“是的,先生。”埃弗顿停住了脚步,握紧的双手有些颤抖,声音仍努力保持着平静,“我原本就是这种不堪入目的小人,先生要是受不了的话——”

“埃弗顿前辈……!”

“大可甩了我。”

曼联一时气极,竟一句话都不留便摔门开车走了。

利物浦只好拉着已经有些呆滞的埃弗顿上了车,自己发动车辆动身前往餐厅。夏夜的星空总是比往日更加明亮,利物浦把哥哥那一侧的窗户放下,好让风吹进车厢里。

“……哥,你还好吗?”

“如你所见,我很好。今晚的星空也非常动人。”

埃弗顿胸前的深蓝色领带随风飘扬,让人感受到那双暖风的手轻抚着他的蓬发和脸颊。

“可是哥……你流泪了。”

啊,真的——他摸着脸颊,从眼角溢出的泪水源源不断地顺着鼻骨两侧流下。

—tbc—

不行了,这完全在向烂大街的国产剧情一去不复返……我吃枣药丸(。

但我还是要解释一下关于这两个人的感情问题[不存在的
*其实是乱扯星座 不看也不要紧

你糖和魔哥同为摩羯座,你糖不善于表达自己想要的东西和自己的意见,被表白会由于理性意识的干扰下直接拒绝(比如他会觉得这样优秀的人我虽然很有好感但配不上啊或者是这样和他在一起不会有未来啊之类的),又是内向型不肯表达的——所以会一下被魔哥这样热情洋溢的人所打动 对直截了当的追求和对于欲望的直白表达感到艳羡 类似于我也能这样就好了(反正没人听你xjb扯也可以

而你魔哥心里有个冲动的小红魔x因此会有一些和摩羯座出入的地方 所以会显得热情似火干劲十足 又是优秀的球队 觉得太妃糖跟自己同龄有认同感 温和文雅 能力上佳 静态美

但最开始先动心的还是你糖吧 虽然之前曼联对两个人关系有暗示过很多回 但你糖始终还是在一个踟蹰的阶段 那就是真的在思考能不能以后有未来了啊!!而曼联这人心比天高 抱着我是最强的我要成为世界第一在活着 也没有太多心思去反思自己在情感上的真正感觉 觉得很喜欢就追(以前追妹子有情伤想证明自己也有可能) 把上进放在第一位 他感觉到的痛比较轻也是因为他强势 他有赛场的成功来让他忘记这些东西

啊……我究竟在xjb写什么东西(葛优瘫

不想给魔哥一个花花公子的设定但是可能情感上有点粗线条吧(喂喂这一般不是白羊该有的设定吗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