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季如风

*沉迷soma/egu
*杂食fgo/idolish7/月pro/足坛球队拟人
fgo-伯爵啾那小太阳 i7-TRIGGER 月pro-SolidS
你横保级队求轻虐 墙头太妃糖

十七年 [Juventus&Dortmund]

实际上是一个萌萌哒欧冠抽签脑洞。
渣渣哒。谨慎食用。
可隐BE。可HE.


第一个抽签便是强强对话,尤文图斯手心里莫名地开始出汗。估计他正在思虑如果抽到摩纳哥的话自己出现概率几何。毕竟现在的他已经不是九十年代是正值高光时期的他了。

九十年代……。这让他不得不想起了1997年的欧冠决赛。
那一年人人都说他是冠军,而他也不负众望,一路顺风顺水地杀进了决赛。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鲁尔区的翩翩少年。没有尤文图斯的沉稳,那个叫做多特蒙德的少年的微笑中带着年轻人特有的自信和意气风发。

“你好,我叫多特蒙德,前辈请多指教。”白皙的手停在了空中。

“尤文图斯。”两只手轻轻握在了一起。

他的手是凉的。尤文图斯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这一点,此时此刻,就连多特蒙德的笑都显得有些僵硬。现在已经是比较温和的天气了,即使是不带手套也不应该这么冰。

忽的,他脑海中蹦出一种冲动来。他想握紧少年的双手,让他温暖起来。这种冰冷会很容易让人心生恻隐。最终,他还是松开了手,拍了拍少年的肩膀,慢慢走到了座位上。

看着里肯的惊天吊射让对手基本锁定胜局,尤文图斯再无法神情平淡的坐着了。他皱着眉侧过头去,却看见少年微笑着,手藏在了长长的衣袖里,浅葱色的眸子中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都灵抿了抿嘴唇,似是要说些什么,但最后安静的坐在尤文图斯身旁没有开口。

“喂,他看着你呢!”沙尔克扬了扬下巴,看着被发现的尤文图斯从容不迫地转回眼神。

“你得了冠军,他看着你的眼神中既没有怨恨,也没有悲伤和遗憾,看起来和刚进场时一样,甚至比刚进来之前还要再有神些。”
忽然蓝眸中的颜色暗淡了下来,声音也变得闷闷的。

“说不定他看上你了。”话刚说完,沙尔克便得到了一个爆栗的奖赏。

“尤文前辈久经沙场,如果场场决赛失利都显露出失落的表情,未免也太无能了些。也就不可能长时间在意甲称霸。老哥你说话用点脑子行吗。”

多特蒙德已无之前的意气风发,除了脸上洋溢着的笑容,更多的是一股胜者的傲气。

尤文图斯此刻已沉浸在自己回忆中那个少年的和煦一笑,直到他身旁坐着的阿森纳用手肘顶了顶他,他才反应过来,抬头望向台上。

大屏幕上正显示着第三个抽签结果。

多特蒙德对阵尤文图斯,在切尔西对阵巴黎圣日耳曼,巴萨对阵曼城后。

很自然地转头看向德甲帮,刚好对上拜仁投过来敌视的目光。
闪电般的偏开视线,多特蒙德正侧头和沙尔克说着些什么,大概也是在说97年那次的事情吧,尤文心里想着。

多特蒙德比以前含蓄沉稳了很多。看来在德国十多年磨练中他也吃了不少苦。

尤文图斯当然知道,也没忘记过。

濒临破产,拜仁的接济,虽说那时德甲的直播信号还不太多,但是每周的德甲新闻尤文可是一次也没落下,这件事情在一段时间里被他家老弟都灵引为笑谈。因此还经常会把尤文弄得尴尬不堪。

这次尤文图斯孤身一人,而多特蒙德身边则多了个巴伐利亚人和那个卖药的。

这卖药的倒是没什么,最近年年坐在这也没什么好多关注的。可这巴伐利亚人的心思可是路人皆知。

好像是从多特蒙德开始抢拜仁的德甲冠军奖杯开始。一开始还好,然后渐渐就变得剪不断,理还乱起来。

尤文有种想起身离场的冲动。

可是当小蜜蜂看着尤文淡然一笑时,他立刻放弃了这个想法。

省省吧,别等会儿欧足联又把小报告打给意大利,说自己浪子放荡不守规矩。
—————————HE结局—————————

B

E












翻!









翻!










一句话隐BE系列
多特蒙德不经意地扬起一抹微笑,眼神缓缓扫过尤文,嘴唇轻轻动着。“看来抽到了一个比巴黎曼城弱上不少的队伍啊。”

























不知道最后BE的那句话大家是不是看懂了x
实际上最后一句话的意思就是横横对尤文的印象仅仅是一只容易战胜的球队。
而尤文……阿是吧。

评论(20)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