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季如风

*沉迷soma/egu
*杂食fgo/idolish7/月pro/足坛球队拟人
fgo-伯爵啾那小太阳 i7-TRIGGER 月pro-SolidS
你横保级队求轻虐 墙头太妃糖

如果你知道 [Arsenal&Dortmund]

给共帅儿的厂横!


恩大概思路有点乱。


总之不甜不虐小短文。


文中有德甲班霸谨慎食用。


文名取自同名歌曲《如果你知道》


德国的冬天显得比英国冷清多了。


裹着一身红白的阿森纳这么想着,加紧了步伐朝安联球场走去。


白色街道上稀稀拉拉的行人多半闷头自顾自地快步走着,时而侧眼看着他的人估计也是把他当成了安联球场里上班的快要迟到的可怜虫。


似乎是挺可怜的。


阿森纳把围巾上的枪手队徽翻了进去。


伸长手看了看手表,离球赛还早得很,看来今天上午的飞机是打鸡血了,居然都只迟了一个小时。


扫了眼街道,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家店还在营业,毕竟是周末,人都需要休息。


阿森纳走到安联球场边他最熟悉的一家咖啡馆,里面装饰着不少红白色的铃铛和摆饰。


有了玻璃上些许的水汽和喜庆的暖红,在安联球场旁边似乎总要比其他地方热闹些。


轻轻推动玻璃门,一股热流与咖啡香结伴向他席卷而来。


门上的小铃铛也应景地丁零丁零地响起来,环顾四周,似乎没什么人的样子,那么应该更方便自己在里面处理文件吧。


阿森纳回想了下笔记本里那些能装满一个集装箱的文件,叹了口气,径直走到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Machiatto.”


点上了平日里最常喝的,习惯性的动作拍掉了皮质木椅上似乎存在的灰尘从包里拿出笔记本等着它开机。


幸好拜仁也是红白色。


阿森纳合上眼歇着,脑子里却忽然浮现出第一次去多特蒙德时在咖啡店里接受群众或奇怪或敌视的目光。


大概他们都把自己当成拜仁球迷了,真是可怕。


但是如果时隔壁土豪车的蓝色可能会更惨。


脑子里天马行空地胡思乱想着,手边忽然变得温 暖起来。


“先生请慢用。”


可随之而来的不是恢复的安静而是一阵嘈杂。


是从门口传来的。


缓缓睁开眼,一抹与这个电子轻工业城市半点关系也无的黄黑色晃得他不得不多眨了几下眼睛才看清楚情况。


小蜜蜂正被那红蓝色高个子……


等等,这应该叫纠缠不清?!


阿森纳当然知道自家小蜜蜂向来容易招蜂惹蝶的,倒不是因为他自个儿喜欢搞暧昧,只是他实在是…


太阳光太可爱了,没有一点点的心机,活像一个十多岁天真无邪的孩子,没有一点点被金钱和荣誉沾染的气息。


老球迷都说足球圈是一潭永远触不到底的湖水。


是啊,一代代前辈们在这金钱和欺骗的漩涡中迷乱了当年单一美好的初心,消沉了那时以为能够保持很久很久的毅力。


英超冠军的宝座已经不知易位了多少次,当年的诺丁汉森林、谢周三……


阿森纳不敢再想下去了。


几曾何时,他也是心怀壮志的热血少年,可这一百多年过去了,当年的热血早都已经消耗殆尽。


那看似平静无波的湖面,曾经牺牲了多少前辈的青春和多少人引以为豪的金钱与名誉。


站得越高,摔得越惨。


陷入得越深,越发欲罢不能。


阿森纳不是没有得过荣耀的人,他当然知道那种 感觉多美好多么令人着迷。


当他考虑奋不顾身的在酋长球场负债上加大投资时,那个阳光下笑得灿烂的男孩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阿森纳的眼角有些痛,他不再想去回忆,回忆那些并不值得他记忆的东西。


“Arsenal,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红蓝色羽绒外套的高个子似乎是发现了坐在角落里黯然神伤的枪手。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应付这个德甲班霸几句,他家小蜜蜂已经走了过来,挥手叫了服务员,点了一杯焦糖玛琪朵,看也没看就坐到他对面。


他坐的是两个人的小桌,横横一坐在那就没有再空的位置了。


这让德甲班霸的脸色一下不好看起来。


伦敦少年此时看起来有些尴尬,但他还是保持了自己英伦贵族的风范没有作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不想迟到而已。”


但是他并没有把东西移到旁边的四人桌上,也就任着小蜜蜂随便来了。


服务员上过咖啡受过小费后就躲得远远的,以免有人发起火来误伤了自己。


站在那边的高个子似乎是看明白了些什么,也没有再找小蜜蜂麻烦的意思,但脸色并没有什么太阳光的改观。


“那么事情下午再谈了。现在预备队训练场那边我还有点事情——


“去吧去吧。”


枪手看着小蜜蜂哀怨的眼神,不得不带着和善的目光打断了巴伐利亚高个儿的话,目送他走出那扇上面印有拜仁队徽的玻璃门。


“Ars...!!!你知不知道这个人有多可恶,你居然还用看待朋友的眼神看他!!如果你知道他这种阴暗的想法你也一定会讨厌他的!!”


小蜜蜂一看德比对手走出大门,马上就开始抱怨起来,那架势让坐在他对面的枪手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这都活了一百多年的人了,还分不出真假虚实吗……


“别抱怨啦,来,再不喝都凉了。”


枪手把他手边的骨瓷杯推了过去,有些好笑的看着他。


其实,如果哪一天他变得像自己一样需要费尽心机去搏得一个好名誉好成绩的人,自己一定会很伤心的。


毕竟,他也怀念当年无忧无虑只想着明天训练什么的男孩。


所以,这个伦敦少年想着,一定要让他少接触以前或现在或多或少的黑幕。



如果你知道这水无底,你会不会涉险入水。


但枪手的答案不会变。


因为,他知道有一个人还需要他保护。


因为,他宁愿牺牲自己。


因为,他愿意牺牲自己。


一切都是为了你。






























如果你知道。


[END]

评论(9)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