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季如风

*沉迷soma/egu
*杂食fgo/idolish7/月pro/足坛球队拟人
fgo-伯爵啾那小太阳 i7-TRIGGER 月pro-SolidS
你横保级队求轻虐 墙头太妃糖

非日常的魔都冲冠日常。[申花&上港]

一个申花球迷积怨已久的脑洞。

上海德比的时候心疼死了好吗!

于是就有了这篇奇怪的玩意儿而且我还不知道我要写多长_(:з」∠)_

反正大概看着中超一轮一轮打再这么往下写就是咯。

渣文慎用。_(:з」∠)_
有城拟*


申花近来变得更忙了,忙到和建业的比赛还要带着文件去球场。

他不为争冠也不用保级,用申鑫在中超班会调侃的话说,就是为了那么几个五六七八九而奋斗。

不过申花更愿意相信自己是想要搅乱前四本就乱得不行的的局势而不是为了别的奖金之类的物质奖励或者是帮谁上位。

说到这里,申花再次不情愿地回忆起这个赛季第一次的魔都德比之前一周上海把他从凯德龙之梦里叫出来,然后拿出上海足协的积分榜单和分析给他当头一棒。

“德比,明白了?”

话音未落时申花只有一个心情。

不甘心,几乎是发狂的不甘心。

赛季前高层和教练讨论出来的目标是保六争四,现在到第三了,每次他去跟着球员训练都能听到一个个元气满满的声音和对德比必胜把上港拉下马的信心。

而且,申花确信上海小姐从中作梗。

上港可是她从小宠着的弟弟①,在球队的道路上顺风顺水,很快已经成为夺冠热门了。
[① 上海和上港一个姓所以设定成姐弟_(:з」∠)_]

他的手指在衣袋里划动着手机,快速打开了录音器。

“抱歉小姐,您能再说一遍吗。”

“申花这是年龄大了听力也不太好?我记得你可是很忙的诶。”

申花偏过头去,刚好看到上港穿着一件灰色的常服半倚在墙上。

“挺闲嘛上港,这几天没去烧烧香买个彩票什么的?”

上海小姐清了清嗓子示意申花安静。

虽然她最后还是重述了一遍,但是这次在上港得意的注视下,海色少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漫长。

“申花你别这么伤心,上海共荣嘛。”

申花终于如愿离开了该死的八万人体育场,回到家之后很快把录音上传到内部论坛。

因为动静太大以至于最后惊动了从来不上内部论坛的高层们,申花的顶头上司。

于是申花办公桌前的文件又高了一个头,妥妥的是各种统计和计划报表。

队长王赟代表全队表示不服但是最后还是妥协了。

表面上妥协了。

可甚至连申花自己也没想到裁判居然都已经被上海足协安排妥当了。

后来,德比变成了一台上海经典剧种——上海滑稽戏。

记得那时蓝魔的怒骂裁判声不绝于耳,他默默合上眼,不再听那些整齐划一的喊声,他明白,毫无作用。

而他也无能为力。

以前向来只有别人配合他打假球的份。

所以后来被揭出来后队标上的两颗星变成了一颗。

如果上港夺冠了他一定会揭发,污点证人也好,申花扯着围巾盯着旁边贵宾席的建业这么想着。

九十分钟毕,球迷们各从两边退场。

第五了,还和国安差九分,从虹口足球场走出来时申花拿着纸笔一边计算,一边想着足协杯要不要冲冲冠军先把联赛放一下。

可他一想到后面的赛程他突然就不再纠结这个看起来很容易让人纠结的问题。

最后几场中连着对阵前四的恒大,还有鲁能和上港,还有积分榜始终徘徊在他身旁的石家庄永昌。

绝对不能被他们双杀啊。

他拎着文件包的手紧了紧,趁着最后几班还没有开走的地铁回到了还未熄灯的公寓。

“到家啦。”

那抹看得令人有些厌烦的红影又兴致勃勃地在沙发上看赛后上海体育频道那两个解说夸奖申花的技战术和赛前别具一格的欢迎仪式。

“你家是穷到没电视?”

“不,我家电视屏幕太大我来体验一下穷人的生活。”上港回答得异常爽快,并且非常有艺术感的打了一个响指。

“所以你想现在被我打一顿?”

“没有没有,“上港有些不自然地笑了一下,手里紧紧抓着的手机上似乎因手汗有些滑落,亮白色的苹果标志显而易见。

”你……你你你别忘了我姐还指望我夺个中超冠军或者去亚冠好好表现一下上海国际化大都市的风范呢。”

“没看出来你还有继承上海风范的技能。”

申花轻皱眉头,没再理他,自顾自地开始喝茶。

整个客厅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再有声响。

“申花?”

申花感觉有人从沙发后面轻戳他脖颈,他无奈地翻了个白眼,毫不犹豫地站起来端着还冒着热气的西湖龙井径直走回了自己房间。

走出几步后还不忘绕过上港把沙发上的公文包拎走。

好像……申花生气了?

上港记得他曾经和贵州人和在八万人体育场聊往事的时候讲到过申花②。
[② 贵州人和曾经是上海国际,后来迁出上海。所以设定关系和上海球队都是熟识。]

申花是所有上海球队的老大,理所当然的背负着很多责任。不仅是自己队里和上海球队的事情,很多中超班子和国家队的事情决断权也有他的一份。

很简单,这也造成了申花秉持沉默是金的理由之一。

太忙了,没空说话。

而且还要和国安鲁能那种老冤家一起处理中超班的文件,多说一句话都可能把写字楼给掀了。

一定是生气了。

真让人琢磨不透呢。

上港靠在沙发上这么想着。

其实上港喜欢申花这件事情其实不少人都知道。

申鑫、人和这两个自然不用多说,就连国安他们前四的几个人也都知道。

大概和大牌球队内部机密差不多。

于是每次中超班会前四和降级区的球队接受亚冠细则指导或是中甲的注意事项讲解的时候,上港都会被所有人轮着欺负[no]。

贵州人和,上海申鑫,广州恒大,北京国安,山东鲁能。

其实本来前四的恒大他们并不知道这件事。

可是申鑫与人和这两个从来没有过在无聊的课上闲着的打算。

然后大家就都知道了。

于是上港就再也没有安生过了。

不仅如此,每周还总会换不同的人打电话或者是发短信来询问进展。

上港第一次感觉到来自中超领导班子深深的恶意。

怪不得申花那么忙。

百无聊赖的上港开始坐在沙发上玩手机。

申鑫: 晚上好(。・ω・。)哥赢了建业你很开心吧,要不要出来喝一杯√

上港拍了一张申花家里的海报发了过去。

申鑫: 诶⊙▽⊙这不是哥家里的海报吗!你们居然同居了都不跟我说!还是不是好哥们눈_눈哥家的钥匙还是我帮你弄到的居然连表白都不告诉我(╯‵□′)╯︵┴─┴

天啦噜这居然是性格孤冷[雾]的申花的弟弟③。
[③ 设定申花和申鑫因为字里带申所以是亲兄弟,和上港并没有什么亲属关系,只有申鑫可以叫申花哥啦/////]

上港很不情愿的告诉了申鑫他最近经常在申花家晃荡。

而且没有什么实际行动。

上港说的非常婉转以至于申鑫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现在正躺在源深体育场旁边公寓沙发上的申鑫为上港的不争气气得把手边的毛巾扔了出去,刚好被刷完牙出来从洗漱间出来的贵州人和接住并且盖在申鑫脸上。

上港在这个安静得诡异的客厅里终于呆不住了。

因为申鑫在一个多小时的线上努力后似乎已经成功地怂恿他去了。

去表达心意。

上港的表达依然如此婉转。

-TBC-

自己再看看渣成鬼了噢。

如果有什么中超组的设定敬请来评。

如果觉得文很烂什么的也毫不犹豫的一巴掌拍死我吧x

评论(1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