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季如风

*沉迷soma/egu
*杂食fgo/idolish7/月pro/足坛球队拟人
fgo-伯爵啾那小太阳 i7-TRIGGER 月pro-SolidS
你横保级队求轻虐 墙头太妃糖

[国花]输了你,赢了世界又如何(上)

首先占tag抱歉(



第一次写国花有点小激动x



渣文慎食。申城德比梗,其实比赛结束就开始写了结果拖延症就……



前半比较短主要因为看完阿森纳和利物浦的比赛太心疼我教授写不下去了文力下降得太厉害中间有一部分有点卡住了。


——————正文——————


曹赟定在庆祝着他扳平比分的进球,球迷们大叫着,欢呼着,振奋地声音里不知涵藏了多少痛——甚至在这片蓝魔永远的乐土上留下了让人感到无比辛酸的泪水。


 

申花所在的球员通道内则依旧很快恢复了往常的寂静。他的小腿仿佛仍然在隐隐作痛,使他寸步难行。


 

登巴巴受伤后的哀嚎在虹口足球场晴朗的上空迟迟不肯散去,在被翻起的草坪上留下了太多太多人噩梦般的记忆。

 


胜负的三分甚至不再成为这场比赛的焦点。大家所想看到的所想第一时间了解的,全都聚焦在同一个人的身上。


 

最终虹口足球场大屏幕上的比分停留在了二比一。

 


徘徊在球员通道内听着球迷们完场时赛后又唱起的那首歌,他深蓝色的眼眸中浮起了些许痛苦,转而又有些许失神,中间还夹杂着点点呆滞。


 

“赢下了德比,却输掉了你。”

 


“这带着血与泪的三分,到底是赢下得太惨烈了。”

 


没有人知道他在这段时间里在想着些什么,只看见他平日里微微翘起的发梢耷拉了下来,也完全没有一丝丝拿到宝贵三分后的喜悦。


 

赛后他绕了点路来到花屯[虹足旁.申花主题球迷餐厅]。餐厅里人很满,渐渐地开始收拾有了准备散场的架势。和几个熟识的球迷代表叮嘱了几句注意安全尽量不要发生赛后挑衅和打架事件。在餐厅里散场前行色匆匆地趁车离开。


 

刚走进医院便能感觉到消毒过的空气和淡淡的药味,金属漆的电梯里徒留下锁链向上扯动而发出的碰撞声和到达层数的提示音。人流逐渐随着电梯的不断爬高而越发稀少。


 

刚出电梯间后的一个拐角,还未完全转过身去,便看见一个坐在门外稍有些模糊的蓝影。本以为是俱乐部的工作人员在等候正欲上前询问,可又向前迈了几步申花才发现这个蓝影是他太过于熟悉的人——


 

“申鑫,你怎么来了。”


 

“哥哥的兄弟,”他走到他身侧时放缓了步伐,伸手把申花左侧微微翘起的衣领理平整,“便是我的兄弟。”


 

申鑫侧身看了申花一眼,又低头盯着手表好一会儿,才又放开脚步朝电梯间走去。


 

“麻醉还没有醒,刚从苏醒室出来。媒体不久应该就会过来,哥你先进去吧。我也趁他们没来先回去了。”


 

申鑫走得很快,申花最后连一句谢谢也没能来及说出口,只好目送着他消失在远处。



媒体和摄像师们来得很快,申花在问过主治医生关于登巴巴的情况后靠在重症监护室的一个小角落里,曼萨诺先生一脸严肃,看着白色墙壁仿佛能盯出一个洞来,其余人也是默默地,偶然拿出手机看一下时间。



从午夜到凌晨,这段时间里不长不短的几个小时,却过得很慢,很慢。



TBC.



————————————


感谢食用有啥槽的尽管说……


我错了我以后一定拒绝拖延quq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