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季如风

*沉迷soma/egu
*杂食fgo/idolish7/月pro/足坛球队拟人
fgo-伯爵啾那小太阳 i7-TRIGGER 月pro-SolidS
你横保级队求轻虐 墙头太妃糖

No More Missing. [Bayern&Dortmund]

No More Missing.
仁横旧恋人设定.
伪婚梗.
1860女体助推.
烂尾谨慎食用.







最后一个点球从拜仁门神的指尖擦过,不偏不倚不紧不慢地滚入球网,看台上舞动着黄黑色旗帜的球迷们瞬间欢呼起来,开始相互庆祝分享晋级决赛的喜悦,时不时的高声欢呼依然此起彼伏地轰炸着此刻鸦雀无声的安联主场看台。

拜仁球迷的沉默让最后一抹喜庆的红黯然失色,黄黑的强势侵略让他们仅存的一丝色彩也消失殆尽。

一个身着黑色连帽衫的青年趁着夜色的狂欢从拜仁贵宾席离开了球场,显而易见的是,他并不是一个看起来灰心的拜仁球迷或是焦急的拜仁高层管理。

而从比赛的开始直到现在,主场贵宾席里没有谁发现了他袖口上漂亮而低调的“Borussia Dortmund”深灰色花体暗纹。

总有人知道他去哪里。

拜仁目送着那个因为他握手离别时突如其来的俯身一吻而落荒而逃的人,不,他就真像只蜜蜂一样,时而话多到不行,时而却沉默的像个哑巴。
这里可是慕尼黑啊。

拜仁如是想着,就算跑到巴伐利亚的任何一个也是没有用的,这个城市和他同名,也属于他,无论是哪里,都不是一个可以用远来形容的地方,特别那个地方还有一个叫做小蜜蜂的生物。


“机票在呢,小伙子们今天肯定也累了,他们在那里歇一晚,明天再回来,然后给他们放天假,我也处理掉点事情。”

随后,手机那端隐约传来了清丽的女声和流畅的德语。

“那明天见咯。”

在漫长而提心吊胆的等待后他乘的那班飞机终于朝着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圣诞树的城市飞去,他也总算可以放心大胆的把秋季单薄的围巾绕在了他看起来就很容易被折断的脖子上。

省得又被拜仁抓到他们球队宾馆去住一晚,虽然是最好的套房而且是免费的。可那种被各类人或是拜仁球迷怪异的眼神盯着而且还要满屋子红白色真是比酋长球场的气势还可怕几十几百倍。

虽然他现在能大体肯定他现在和拜仁除了工作和球赛之外没什么深仇大恨,但拜仁在推上po的一段话让他只要一穿着黄黑色的衣服出现在巴伐利亚任何一个角落就一定会被随处可见的热心而忠诚的拜仁球迷认出来并且尾随一路,然后。

拜仁总会准确无误的出现。

是的,无论哪里。

只要是在一个叫拜仁州或是叫巴伐利亚的地方。

小蜜蜂简单理了下他还过得去的心情,抱着他怎么都看不出来蜜蜂家专属痕迹的背包开始了回程。

一切都是如此的一如既往。


多特蒙德的惯常的西装革履依然挡不住他温文尔雅却又不失严谨,而在他身旁,衬着的是一席亮眼而惊艳的白色婚纱,纤长的手轻轻搭在身旁人的臂弯上,露出一抹幸福的微笑和若隐若现的红晕。

他们在一片祝福声中走过花毯,那一刹不经意的恍惚,他似乎是看到了衣饰严肃毫无特征、但眉角间愉快的上扬,甚至让他差点认不出的德甲班霸。

要知道上帝在创造拜仁的时候多半是忘记把表情包药水倒进去了,他几乎就没有看到过除了板着脸之外的拜仁,除了刚刚。

眼神接着往后扫去,一个浅葱色眸子、个头稍矮一些,正躲在拜仁西服后面的俏皮男孩映入他的眼帘,一股莫名的熟悉感像病毒似的不久就遍弥漫全身。

黄黑色的装束,有些蓬松的淡金发色,相同的嘴角弧度,努力站直显得自己比旁边人差不多高的样子,看向同一个人曾经似曾相识的眼神………

他忽然从梦中惊醒,被汗水浸湿的金发融满了他的紧张和惊慌,已经微张的嘴让他差点控制不住惊呼出声,他甚至在某一瞬间想马上调转方向飞回慕尼黑。

告诉他。
告诉他。
告诉他。
一个声音在不停的叫嚣着。


然而汉莎航空的飞机依然在从慕尼黑到多特蒙德的航线上翱翔着划过蔚蓝的天空,其他乘客也依然在恒温的商务舱里安然享受着宁静的舒适。


“他…走就走吧。”

此刻德甲班霸一脸漠然的应付了看见小蜜蜂在机场的球迷,面无表情的坐在理得干净而简单的办公桌前,脑子里又乱却又是一片空白。

“yo老弟被关小黑屋啦。”

“…姐。”

“看来又是一副刚失恋的样子呢…哈哈哈真是可爱极了,这样的表弟真是令人为之倾倒。哎呀要是让小蜜蜂同学看到……啧啧……对了蜜蜂家二队今年多半要降级,你可要多安慰安慰什么的喔。不对…好像是我能看到他的机会多一点来着的,他今天下午来慕尼黑的时候还找我问德丙的一些事项什么的…”

“姐你能不能不说话!”

“当然——”

“不能。”

慕尼黑1860毫不留情的拒绝了自家老弟的请求,“就你这么跟咱老大一模一样一张冰块脸,他不躲着你谁躲着你?你又不是没见过他被老大叫去的样子。”

球员被招去国家队那是多么胆战心惊的一种体验啊,多特蒙德默默地想着。

拜仁自觉无趣的翻了个白眼,随手拿起二队的名单,慢慢的翻着这个赛季小队员们的出色表现和个人数据。

说不定可以提拔几个上来,以后不论是卖给其他联赛的土豪还是将来留为己用,对自己或者是整个联赛都有好处。

“别翻了,这些,”1860指了指老弟手上拿着的名单,“租出去或者是卖到德甲德乙各个球队去,过几个赛季收回来买回来不就好了。何必在这一边想着有些人一边痛苦的看资料。钱这个东西啊,可是要花在刀刃上的,为了挽回原本美好的爱情——这点钱又能算什么呢。”

慕尼黑1860非常适时但又不适时的笑了起来,就好像明媚的阳光轻轻照进办公室般灿烂。



如果不是慕尼黑的夜太过于安静而显得美好,拜仁早就想把1860家炸了。



“好烦。”拜仁板着脸看着已经就快翻完的名单,盯了好大会儿,终于像是明白了些什么的把它摔在了桌上,似乎是在尽量压抑着已经剧烈波动的情绪。

“虽然作为分处两级也很久没有打过德比的同城死敌,但是我还是真心劝你一句,对你家小蜜蜂温和点。”慕尼黑1860还像模像样的比划了两下,“Trust me.即使你姐马上就要去第三级别的联赛晃荡了,但是这点阅历还是有的,而且,我见到他的机会说不定还比你多,毕竟他们多特蒙德二队的命运已经和我差不多了。”

拜仁像是嫌弃的翻了个白眼,“别到时候又让我接济你。”

慕尼黑1860毫不犹豫的把手里刚打开的矿泉水浇了老弟一身。


“啊嚏!”被冻醒的多特蒙德醒来时发现毯子不知道怎么的飞到了地上。

那么怪我咯。

毛毯怨念的随着空中气流的波动这么抖着。



然而拜仁他姐似乎忘记他家弟弟的绝对渣体质了。

她家老弟虽然看起来很壮实,但是绝对是病来如山倒的那种人。所以她不得不临时担任起了监护人的职责,这还不消停,拿着红白色的手机给小蜜蜂打了几百个电话。

“喂!我是1860,拜仁他病了,你要不要来看看。”

这头小蜜蜂就是一愣,他正在办公室里对着京多安铺天盖地的报价头疼呢,刚刚大热天还活蹦乱跳的,怎么突然就病了。

多特蒙德扶着额思忖了好一会儿,慕尼黑1860差点还以为他不在办公室了。

“那个…我我我明早过来。”小蜜蜂显得有些紧张但又有点含蓄,可能是觉得有些不妥,他就又补了一句,“你硬拉我过来的。”

1860在电话那头却是笑开了,“你们俩啊……”






















至于后来,当拜仁从接近烧着了的高烧里悠悠转醒时,一睁眼就看见一只蜜蜂趴在他的床边睡着。

拜仁坐起身来轻轻抚摸着男孩淡金色的头发,轻轻念叨着什么,而守候多时的慕尼黑1860早已将这曾经就发生而现在也应该发生的事情尽收眼底,欣慰的一笑。



Trust me.No More Missing.
这是拜仁给他的第一句也是最后一句誓言。





No More Missing,是不再思念,也是不再错过。




[END]


评论(4)

热度(14)